莱斯特城没有奇迹我们缅怀维猜也不仅因为他是一个好老板

活着是一本书,充满了起承转合,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是结局,也许在章节最热闹处就是最后一笔。

维猜先生在周六莱斯特城与西汉姆联赛后,乘坐的直升机在离开球场后坠毁,同机五名乘客包括维猜先生本人全部罹难。

每一个球迷和教练都会喜欢这样的人,对足球有真挚的热爱,愿意给球队支持、但明白足球的运营规律,肯给更衣室空间,不会将自己的意志凌驾于整个球队之上。

我们对维猜先生的缅怀,除了对死亡本能的震惊和伤感外,有很大原因是因为,作为球迷,对于失去一个热爱足球的行业领袖感到深深的遗憾。

其中,关于“挑战”、关于“无畏”、关于“梦想”的诗篇,会像赫克托尔挑战阿克琉斯的故事一样飘向四海天涯,在北欧的极夜或热带都有人被这个传说激励,成为足球魅力的注脚。

这种精神并不会随着一个人的离去而消失,而是形成一种符号,一直传承下去,这正是人们喜欢竞技体育的所在,也是竞技体育的核心意义所在,说得宏大一点。

人比较喜欢追寻意义,追寻为什么,它总是如隐在山林浓雾中的古寺一样,神秘地只有有缘人才能发现。

这种巧合已经是“冥冥注定”这四个字最好的善意,这场比赛,有很多人都把目光放在马赫雷斯身上,他是全场与维猜先生关系最亲密的人。

正是在莱斯特城,阿尔及利亚的无名小卒成为了英超最佳球员,尽管上赛季冬窗,双方因为转会意见不一致曾有过龃龉——这正是维猜先生对莱斯特城热爱的一个体现,他没有将球队和球员当成牟利的工具。

我想,不必担心二者的关系是否会因此破裂,只要有了结果,哪怕是刚刚争吵过,成熟的人都可以礼貌地维持彼此的关系,尤其是在事过境迁之后,更是如此。

从那支莱斯特城走出的球员,无论是马赫雷斯、坎特德,还是林克沃特,他们虽然改换了身份,但身上永远贴着同样的标签。这个标签在很多年后,也许是他们中最后一位名宿寿终正寝时,还是会被提及。

到现在,奇迹已经被人慢慢遗忘了,维猜先生的去世,让我们可以重新审视过去,去意识到之前我们因为热血沸腾时说过的赞美不是人云亦云的歌颂,而是真的意识到它多么了不起。

马赫雷斯的这粒进球,为这一周唱起镇魂曲,为悲伤的英超这一周写下告一段落的句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