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放在生命禁区的“雪莲花”

这里,常年盛开着一朵朵“雪莲花”。她们扎根在生命禁区,坚守在三尺机台、钢铁战车、战地诊所,用青春书写忠诚、践行使命。

清澈湛蓝的天空,悠悠飘动的白云,洁白神圣的雪山,自由奔跑的藏羚羊……这是女兵徐惠琳一直心心念念的高原美景。

入伍前,徐惠琳在成都中医药大学读书。说起从军这个话题,她说:“一开始只是想到部队锻炼一下,从未想过自己的军旅人生,会和高原有了交集。”

从校门到营门,一向争强好胜的徐惠琳开启了“闯关”模式:登台演讲、体能“特三”、比武夺冠……在天山脚下的营区崭露头角,她决定到离天最近的地方挑战自我。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刚上高原,徐惠琳产生了严重的高原反应:整天迷迷糊糊,只能躺在床上吸氧。

昏沉了几日,徐惠琳脑海里浮现出一句话:“与其等风来,不如追风去”。严峻的考验让她陡然明白,想要在高原扎下根来,与其被动适应等待,不如主动拼搏追逐。

趴在地上练习据枪瞄准的徐惠琳,努力调整着呼吸,认真体会准星与缺口的平正关系……这些在新训时早已熟练掌握的动作要领,上了高原,让她力不从心,只能花更多时间苦练。

为了防止身体冻伤,徐惠琳和战友们一样,每据枪训练10分钟左右,就把落满雪花的交给下一组战友,赶紧转到手榴弹投掷训练场。

两个月摸爬滚打,女兵们最大的变化是体重明显下降了。对此,徐惠琳和战友们也不忘互相调侃:“找到了最好的减肥方式。”更大的收获在后面。经过层层选拔,她成为女子导弹发射站1号操作手。

面对新挑战,徐惠琳又发起了冲锋:从理论到实操,再到协同配合,每天训练要上下战车近百次,身上不时会留下瘀伤划痕。

一次,徐惠琳不小心从战车上摔了下来。“别着急,训练要讲究循序渐进。”班长郭亚辉赶紧过来安慰。

话虽如此,可上级对新装备训练考核验收在即,作为1号操作手,自己能胜任本职工作吗?能给集体争光吗?想到这些,徐惠琳又坚持爬上战车……

根据要求,徐惠琳和战友们要驾驶导弹战车机动到距驻训地90余公里的陌生地域,展开“对空作战”。

在焦急的等待中,女子导弹发射站终于等到期待已久的指令:“敌”可能派遣空中力量进行突袭,女子发射站必须在规定距离内完成对“敌机”的搜捕和跟踪任务。

操作仓里,徐惠琳沉着冷静。她按照操作规程迅速启动雷达,进行全域搜索。每一秒钟都牵动着她和战友的神经。

“西北方向发现目标!”很快,徐惠琳准确捕捉目标。随后,她持续向指挥部准确通报目标空情。

最终,模拟导弹精准命中“敌机”,圆满完成防空任务,受到上级表扬。走下战场,徐惠琳在日记中写道:“军旅人生或许没有那么多能够借力的东风,但终有一天你会依靠自己的力量,飞向更高的天空。”

从岭南入伍的上等兵唐泽源,从小就有一个从军梦。这个梦想,一度让她难以释怀。

唐泽源的父亲是一名退役军人,也是她心中一直崇拜的偶像。她想不明白,能到部队锻炼既是延续父亲的军旅情怀,也是实现自己的军旅梦想,为啥不支持?

天生倔强的唐泽源没有跟父亲打招呼,毅然登上北上的军列。她心里憋着一口气,一定要干出个样来。入伍以来,她一次次尝试着证明自己:新训争上标兵榜,下连争当通信尖兵……

进入高原驻训点后,为尽快完成通信组网,唐泽源跟着班长拉线接线,安装调适通信设备,常常一忙就是一整天。时间一长,她的左右手两根食指被被覆线勒出一道深深的黑色印痕,想洗掉都难。

相比于接网,维护线路是通信兵最头疼的事。通信兵每周要进行常态巡线,通信中断了还要进行专项巡线。

一天上午,总机与1公里外的营区断了通信,唐泽源跟着班长徒步巡线。走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她们不知道具体是哪个位置出了问题,只能沿着线路一点点排查。爬陡坡、下浅沟,短短1公里的距离,她们巡查了一个多小时,才发现在外、被车轧断的线头。

接好电线并回到通信值班室,唐泽源早就累得精疲力尽、头重脚轻。即便这样,她仍拿出密语表默默背记。

“梦想如逆旅,一苇足以航。”经常给自己打气的唐泽源专业水平提升很快,在单兵专业比武中,顺利拿下两张获奖证书。

为了向父亲证明自己,唐泽源把两张获奖证书寄回了家。入伍之后,她除了往家里发过一条“你看我行不行”的短信外,就再也没有给父亲打过一个电话。

中秋节那天,唐泽源意外收到了父亲寄来的包裹,里面有她最喜欢吃的白切鸡和一封信。带着胜利的喜悦和满足,她一边大口地吃着白切鸡,一边漫不经心地打开父亲的来信,可读着读着眼睛湿润起来。

原来,父亲的关心爱护从来就没有缺席。那时,她只看到父亲不送自己到人武部,却不知道自己到人武部报到后,父亲曾驱车上百公里到役前集训基地,隔着栅栏望了她近半个小时;从来不看电视的父亲,如今目光停留最多的就是军事频道……

唐泽源不仅打开了心结,也更加真切地感受到那一身绿军装的分量。她觉得不负高原此行,就像她喜欢的一首小众歌曲《像花儿一样绽放》唱的那样:心中装着理想,梦想就在不远前方……

前不久,唐泽源作为训练尖子代表,为全师官兵演示了天线架设、卫星通联、短波电台开设等通信专业课目示范,圆满完成任务。

去年年初,在大学学习法学的上等兵张卓,给自己制订了一份学习计划,为将来通过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做准备。

不承想,计划还没执行,部队就要开拔到高原驻训。高原环境恶劣,医护人员不可或缺,包括张卓在内的所有卫勤人员都必须上山。

张卓在高原感受更直观的是,作为卫生连战士,她的工作少了点战斗班排的硝烟味儿,更多时间都是在值班、巡诊、发放药品、收容病号,待得越久,越让她感到枯燥又焦虑。

一天,门诊室接收了一名病号。病号名叫宋超,是一名上士工程机械操作手,送来就医时已陷入昏迷。

在高原待了这么久,张卓没有丝毫慌乱,应急处置有条不紊。接下来的一段对话让她格外动容。

宋超微微转过头来,看了一圈周围,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一连反问了几个问题:“现在几点了?车库搭建作业完事了没?新到的自卸车入库了吗?”

入伍前就奔着要当坦克女兵的张婕,如愿分到了坦克连,可被分到了修理岗位上。

“就算开不上坦克,也要‘治’得了坦克。”张婕很快调整好心态,决心干一行爱一行。在高原上,坦克战技术性能下降,容易出现故障,张婕和战友们总会使出浑身解数,第一时间把“趴窝”的铁甲猛兽唤醒。

一次,张婕一行抢修坦克,为了便于操作,右手没有戴手套,结果几个手指头被冻伤。来门诊拿药时,张卓满是心疼,可张婕反倒是很轻松的样子,说这次故障排除时间比以往缩短了近三分之一。

这些平凡又感人的故事,让张卓对“心中若有景,花香自满径”这句话,有了更深刻认识。她相信,不是所有的坚守都会有结果,但正是因为有人去坚守,很多事情才会变得有意义。

从那以后,张卓更加努力工作,提高服务质效的同时,还努力发挥自己所学的法律专业特长。去年7月,她在师里组织的“三个到一线”活动中,担任起了法律咨询人员,巡回为官兵提供法律援助。

那段时间,张卓走遍了昆仑腹地10多个驻训点位,也结识了很多像她一样坚守在高原战位上的女兵。

回到岗位后,张卓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她收集每一名女兵在坚守岗位时的笑脸,悄悄为大家制作一本电子相册,作为此次高原之行的纪念礼物送给大家。

消除饥饿、实现粮食安全、改善营养状况和促进可持续农业,是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重要目标。当前,非洲正处在提高农业发展水平、实现粮食安全目标的关键时期,中非农业科技合作的现实意义更加突出。

与困难博弈,与时间赛跑,科研工作很苦,有时还很寂寞,支撑我们走下来的是对科研“无人区”的好奇心,是员的初心使命。

金色麦浪美如画,机声隆隆收割忙。庄稼丰收在望,河北省邯郸市馆陶县房寨镇房寨北村村民王章利喜上眉梢:“今年村里的小麦普遍秆壮穗大,亩产1300—1500斤没问题。相比2012年,十年间小麦亩产量增加了200多斤。”

“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绿色化、低碳化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关键环节。”党的二十大代表,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武钢说,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形成了较完备的可再生能源技术产业体系,光伏、风电产业链国际竞争优势凸显。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负责建设和运行管理的中国高海拔宇宙线观测站(“拉索”)、科学载荷“高能爆发探索者”和“慧眼”卫星三大科学装置,近日同时探测到迄今最亮的伽马射线A)。这是我国首次实现对伽马射线暴的天地多手段联合观测,打破了伽马射线暴亮度最高、光子能量最高、探测能量范围最高等多项伽马射线

10月15日,国内首条寒地电推绿色智能内河船“领航之星”在松花江某支流下水。“领航之星”由哈尔滨工程大学联合哈电集团、黑龙江省航运集团北方船舶有限公司研发设计,是全国首条入级中国船级社的绿色智能内河船,其动力系统设计各项指标走在国内前沿。

在云南省新平县一片抽穗的稻田里,云南大学胡凤益教授团队正对多年生稻进行生长观察。

20年前,中国第一枚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通用高性能微处理芯片“龙芯一号”,就是在胡伟武的带领下成功研发的。

金秋时节,稻谷飘香。从我国东北到西南,从华北和黄淮海地区到长江中下游地区,秋粮收获一派繁忙景象。

国家超级计算天津中心的机房里,一排排黑色机柜上闪烁的指示灯,默默诉说着“天河”新一代超级计算机研发团队“超算报国”的硬核实力。

16日,随着最后一榀重达900吨的简支梁稳稳落在雅万高铁24号桥8号至9号桥墩上,印度尼西亚雅万高铁全线箱梁架设任务顺利完成,铺轨通道全面打通,为2023年6月建成通车奠定了坚实基础。

近日从海南医学院药学院获悉,由该院教授曾念开带领的菌物资源与可持续利用研究组在我国发现了白盖鸡油菌、维蕃鸡油菌、松林鸡油菌、灰黄鸡油菌4个新物种。

近日,由中国工程院院士、广西大学教授郑皆连主持设计建造的广西平南三桥获第15届“中国钢结构金奖年度杰出工程大奖”,实现全国桥梁类项目此项大奖零的突破。

所谓动态绿波,就是根据路面车流量实时调整绿灯时长,以提升驾驶车辆时遇到绿灯的次数。

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李灿院士、范峰滔研究员等科研人员,对光催化剂纳米颗粒的光生电荷转移进行了全时空探测,在国际上首次“拍摄”到光生电荷转移演化全时空图像。

用人工方法合成天然分子是药学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复杂分子的构建往往需要经过多个步骤,不仅生成不必要的副产物,还增加提纯难度,使得药物分子的生产过程既耗时又昂贵。

1至9月,全国新开工重大水利工程累计达42项,重大水利工程开工数量、投资规模均创历史纪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