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1年英国退役元帅访华亲自接见并给他讲了5种死法

原标题:1961年,英国退役元帅访华,亲自接见,并给他讲了5种死法

蒙哥马利,英国陆军元帅,19世纪最杰出的指挥官之一,英国陆军历史上最伟大的指挥家。他一生戎马,参加一战和二战,并指挥了阿拉曼战役、西西里登陆、诺曼底登陆等世界知名战役,军事生涯相当传奇。

他虽然拥有超高的军事指挥才能,但性格古怪,行事作风我行我素,在英国内遭受了很多非议。1958年,蒙哥马利结束了50多年的军旅生涯,正式退役,开始了后半生周游世界之旅。

退役后的蒙哥马利,并未在英国过养老的日子,经历过战争年代的洗礼,他拥有那个年代特殊的烙印,就是“闲不下来”,总想给自己找事情做。

于是,他开始以一个民间人士身份,活跃在各国政治舞台。1959年先是到访苏联。1960年1月,又去了印度,从印度转道中国,5月第一次到访中国。1961年9月,第二次到访中国。

他晚年还写了非常多书,写他的军事经历,写他出访国外的经历,写军事战略,有些只听名字就十分有趣。诸如《诺曼底到波罗的海》、《领导艺术之路》、《三大洲—亚洲、美洲、非洲旅行记》等等。

1960年5月,蒙哥马利第一次踏上中国这边土地,这个东方国家带给无数新奇体验。中国的领导人,、周恩来、陈毅等同志会见了他,并简单进行了谈话。

实际上,蒙哥马利来中国只是临时起意,他最初的目标是印度。而这次仓促的访华之行,他也仅仅停留了5天时间。时间虽短,中国留给蒙哥马利的印象却很好。因此1961年9月,蒙哥马利第二次来到中国,并呆了20多天时间。

蒙哥马利主动向中国政府提出,希望能参观几个不向西方开放的城市,中国外交部也做出了具体安排。9月6日,蒙哥马利抵达北京,先由成毅接待。

9月7日晚上,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了欢迎宴,在宴会上,蒙哥马利说了一番话,得到了中国官员的认可。第一是大家都承认只有一个中国,第二一切地方的一切武装部队都撤退到他们自己的国土上去。

9月8日的《人民日报》上,还刊载了相关的新闻报道。8日下午,周恩来还和熊向晖(特工、外交官)说:“蒙哥马利的讲话很好,看来他很有政治头脑。”

随后,周恩来对蒙哥马利的访华之行作出安排,交代熊向晖以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的名义,陪同本次参观访问。9月9日到9月20日,蒙哥马利先后访问了包头、太原、延安、西安、洛阳、郑州、三门峡、武汉,最后回到北京。

21日凌晨,熊向晖来到周恩来办公司,向总理汇报了陪同蒙哥马利参观的相关事宜。从表现和谈话来看,蒙哥马利对中国很友好,更多时候是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来对中国进行观察。

熊向晖就又向周恩来讲述了一些陪同蒙哥马利的见闻。蒙哥马利乐于和群众聊天,经常会抛给群众一些问题,有点像“抽样调查”。比如“你最拥护谁,你最听谁的指挥”、“除毛主席以外,你最拥护谁,你最听谁的指挥”。

在洛阳,蒙哥马利和熊向晖闲聊,聊到了中国古代历史,表示中国古代的帝王很聪明,在位的时候就确立了继承人,多数时候可以保持稳定。以前英国常为争夺王位而打仗,后来平静了,因为有了王位继承法,也许是从中国学来的。

一路上,蒙哥马利多次和熊向晖聊到类似的内容。周恩来听了熊向晖的叙述,和主席商量一番,于22日下午,又增加了蒙哥马利一项日程。就是让会见了蒙哥马利。

同样是22日下午,熊向晖接到了通知,决定明天在武汉会见蒙哥马利。周总理决定让熊向晖现在立马坐专机飞武汉,向汇报主要情况。同行的还有外交部副部长浦寿昌,明天浦寿昌将担任翻译。

下午熊向晖和浦寿昌就飞抵武汉,下了飞机直接被接到的住处。熊向晖就又将之前的内容,和主席再汇报了一遍。一边抽烟一边听,听完后问了个奇怪的问题:“继承人的英文是什么?”

“success这个词我知道,是成功的意思,怎么加上or就变成继承人了?”

“这个名词不好,我一无土地,二无房产,银行里也没有存款,继承我什么呀?有首歌里面唱,我们是接班人。叫接班人好,这是无产阶级的说法。”

浦寿昌说:“英文里没有和接班人意思相近的词,翻译成英文还是successor,外国人习惯上还是理解外为继承人。”

又说:“这个元帅讲英文,不懂汉语,他又是客人,那就用继承人吧。”

1961年9月23日,蒙哥马利从北京坐专机抵达武汉,6点在东海会见他,两人共进晚餐。见面后,蒙哥马利送了一盒“三五牌”香烟,两人聊了很多,一直聊到9点半。

其间,蒙哥马利问了非常多问题,例如建国初头疼哪些事情、“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现在还是否适用、社会主义和有什么区别等等。

意外的是,蒙哥马利并没有如熊向晖揣测的那般,问关于继承人的问题。谈话结束后,蒙哥马利表示今天十分开心,明晚还能再和主席谈谈么?表示明晚要到别处去了。

24日凌晨,又改变了计划,决定再和蒙哥马利谈一场,就安排在这一天的下午。两人再次见面熟络了一些,寒暄几句,单刀直入,直接对蒙哥马利说:

“元帅是特别人物,相信能活到100岁再去见上帝。我不能。我现在只有一个五年计划,到73岁去见上帝。我的上帝是马克思,他也许要找我。”

在语言诱导之下,蒙哥马利最终提出了心中的疑问:“我认识世界各国的领导人。我注意到他们很不愿意说明他们的继承人是谁,比如向麦克米伦、戴高乐等等。主席现在是否已经明确,你的继承人是谁?”

蒙哥马利又说:“中国现在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很需要主席。你现在不能离开这艘船,放下不管。”

说:“暂时不离,将来学丘吉尔的办法。我随时准备灭亡。人死后最好火葬,把骨灰丢到海里去喂鱼。”

接着又讲了五种死法:被敌人开枪打死、生命被细菌杀死、坐飞机摔死、坐火车翻车翻死,游泳时淹死。

两人聊了2个多小时,下午5点左右,邀请蒙哥马利坐船,欣赏长江两岸风景。还下船游泳,上来穿上衣服,又和蒙哥马利聊了一会。

不等蒙哥马利回答,就把事先写好的词《水调歌头·游泳》送给他,说是作为答谢“三五牌”香烟的谢礼。

蒙哥马利与的谈话有何深意,我们难以理解,可以看出的是,两人很有默契,聊天点到即止,看似浅显易懂,实则暗藏玄机。

蒙哥马利回到英国的家之后,出版那本《三大洲—亚洲、美洲、非洲旅行记》中,就写了不少在中国的经历。他对中国的看法很客观:长远看,世界和平的关键在中国,中国的兴起是必然的,符合人类总的利益,有利于缔造和平世界。

历史中,大多数对蒙哥马利的评价都有“性格古怪”这一点。这个“性格古怪”到并非是一个贬义词,而是一个形容词,蒙哥马利莫种意义上说,是个极富人格魅力的人。用《论语》中的一句话形容他最为贴切:“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

最能体现蒙哥马利与众不同的,就是他的婚姻观和爱情经历。青年时期的蒙哥马利,一心扑在事业上,没心思经营社交生活。

长期的军旅生涯,他身边接触的女性寥寥无几。久而久之,蒙哥马利就成为了大龄单身男士,直到38岁,都是一个人生活。甚至他身边的人开玩笑说,军队就是蒙哥马利的妻子。

1926年,一次瑞士的度假旅行,让蒙哥马利遇到了他的女神。瑞士的雪山风景极好,蒙哥马利就是在雪山第一次见到贝蒂·卡弗,并深深的被吸引。

贝蒂·卡弗的丈夫在一战中牺牲,她自己带着2个男孩生活,其中艰辛不难想象。但贝蒂·卡弗是一个乐观阳光的女人,精神面貌很好,尤其一双眼睛熠熠生辉。

可惜蒙哥利马没有和女性相处的经验,错过了表明心意的机会。巧合的是,第二年蒙哥马利再次来到瑞士,又在同一个地方遇到了贝蒂,这一次他抓住机会,和贝蒂说明心意。

他的表白惊住了贝蒂,毕竟贝蒂已经结过一次婚,还带着2个孩子,年纪也只比蒙哥马利小一岁。蒙哥马利的副官也被震惊了,在副官心目中,将军英勇神武,世界上最美丽的少女才配得上。

贝蒂虽惊讶蒙哥马利的表白,但并没有被冲昏头脑,而是反问:“如果你是同情我,那请你走开,我不需要同情。”

蒙哥马利立马表态,很郑重的行了个军礼,拔出腰间的手枪,用枪口指向自己头部,说:“如果我背叛了你,就让我死在自己的枪口下!”

这样,贝蒂和蒙哥马利谈起了恋爱,而且相处越来越亲密。终于,1927年7月27日,两人完成婚礼,走进婚姻的殿堂。

婚后,一家人生活很幸福,第二年他们还有了孩子。孩子出生后,取名为戴维,蒙哥马利对儿子特别宽容,从不干预儿子的选择。只和戴维说,不管你做什么,爸爸都会支持你。

自从生了戴维,贝蒂的身体就不大好了。1937夏天,在陪儿子玩得时候,被虫子咬了一口。谁知就是这样一只小小的虫子,导致贝蒂患败血症住进了医院。

蒙哥马利花了大量时间在医院陪伴妻子,但贝蒂的病情却越来越糟糕, 1937年10月19日在医院去世。贝蒂去世对蒙哥马利打击很大,他将更多注意力放到儿子的成长和战争的研究上。

战争中的优越表现,让蒙哥马利获得了无数女子的爱慕,不少人都给他牵线搭桥,劝他再娶一位妻子。甚至当时的英国首先丘吉尔都就此问题和蒙哥马利聊过。

蒙哥马利则表示:“作为一个军人,我永远忠于国家,作为一个男人,我永远坚守爱情。”

直到逝世,蒙哥马利都坚守了自己的爱情,一生中只爱过贝蒂一个女人,没有对任何其她女人动过心。而且对贝蒂之前的两个儿子也都颇多照顾。

蒙哥马利的爱情观很浪漫,他曾说过:“我不相信一个人能有两次爱,像我对贝蒂这样的爱,永远不可能有第二次。”

蒙哥马利行军作战风格也很独特,他只有中等身材,面向却令人一见难忘,眼窝深邃,盯人眼神锐利,有点像神话中的“夜枭”。

他在军事培养和训练中,更注重士兵精神和意志方面的锻炼,他认为两军决战,实际上是两种意志之间的对抗,比武器、谋略重要的多。

作战中,他从来不戴钢盔,而是戴一顶黑色贝雷帽,帽子上别两枚徽章,一枚是坦克兵的标志,一枚是将军的标志。士兵们只要看到这顶特殊的贝雷帽,就知道是将军来了。

蒙哥利马有个习惯,他爱和其他军官打赌,每逢有什么重要战役,总要打赌战役的胜负结果。有一次,他和美国沃尔特·比德尔·史密斯陆军参谋长打赌,打赌的内容:北非战场第八集团军能否一个半月内结束战斗。

两人的赌注是一架轰炸机的使用权,结果蒙哥利马赢了,美国军方只能将一架“空中堡垒”轰炸机借给他,直到战争结束。此事蒙哥利马颇为得意,紧张会乘这架打赌赢来的轰炸机指挥和外出。

这件事还有后续,打赌的事情在美国军方内部产生了一定影响,美国媒体也报道了一番,美国集团军当时的指挥巴顿被骂惨了。

西西里战役之后,蒙哥马利乘坐自己迎来的轰炸机去见巴顿,一是炫耀,二是嘲讽。巴顿私心要报复一下蒙哥马利,事先没有告诉他这边的机场跑道狭小,不适合“空中堡垒”轰炸机降落。

结果降落的时候出现险情,蒙哥马利差一点就机毁人亡了。这一下美国将领和蒙哥马利之间的梁子就结下了,二战结束后,美国利用舆论大肆抨击批评蒙哥马利。

蒙哥马利性格古怪,在英国国内也得罪过一些人,风评出现两极分化的情况,不少人骂他,也不少人夸他。最过分的就是,一些政客利用他性格上的缺点,贬低、诋毁他的军事成就。

英国前空军元帅特德曾说:“蒙哥马利是一个能力一般、无足轻重的小人,他惯会利用舆论为自己造势,将自己和拿破仑、亚历山大拉相比。遗憾的是,他根本就是一个非常普通伙夫。”

1958年蒙哥马利退役,可能就是厌烦政客挑唆,厌烦胡乱的舆论。再加上当时欧洲也不可能发生战争,干脆退役过退休生活,他一个将军也无仗可打。不在政府任职,还能少很多限制。

晚年蒙哥利马古怪的性情丝毫未变,一个人住在伊辛顿庄园,除了自己的孩子,很少见外人。照顾他的人说,将军在庄园,不是看球赛或者体育比赛,就是写书。

有趣的是,和蒙哥马利见过几面的不认为他性格古怪,甚至还评价他是一个很开明的人。也许就是蒙哥马利的争议性让他被我们认识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